如果您看到这个提示,说明QQ空间无法正常打开,请尝试使用空间小助手修复

用读屏软件的朋友从这里进入QQ空间读屏版QQ空间无障碍使用帮助,请点击这里如果您读屏遇到问题?点击这里进行反馈跳到内容区

      柯云路

      最新出版作品:《好父母教出好成绩》、《婚恋潜规则》、《破译疾病密码》。http://keyunlu.qzone.qq.com
      腾讯认证 中国作家,现为山西作家协会专业作家,八十年代曾出版过书写时代改革的长篇小说。
      [荐] 【做局高手14】商界大佬最不可告人的隐秘(图)

        在他一生的征伐之中,对异性的征服、占有乃至蹂躏,常常是他衡量自己人生战绩的账目之一。在这个世界上,个人都有很多欲望,当你把他的欲望套住的时候,他就会乖乖跟着你走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多高贵的人,多有身份的人,多有文化的人,包括多么漂亮、多么年轻、出身多么高贵、多么有文化的女孩子,都难逃出他的罗网。

        图片

        《渤海早报》

        柯云路商战小说

        《做局高手》

        ——精华选载14——  

         

        丘云鹏站在窗前高高地看见茉莉穿过楼前枯黄的草地朝远处走去,也看见出租车在她身边停下来又开走了。他注视着茉莉远远地消失在黑夜之中。

        他有点烦躁。

        拿出一本《金刚经》,铺在桌上,准备抄写一遍。纸,已经铺开了,写了两个字,他又站起来,把一串念珠握在手中,一颗一颗数着,目光矇眬地看着眼前的灯光,若有若无地背诵着《金刚经》,还是找不到心绪的宁静。

        一个人,一个口令,真是一个人的命。大道无情。他的思路,落在地上有点枯涩,飞到空中有点飘逸。

        刚才高高地望下去,看着茉莉渐走渐远,没有让他体会到做猫头鹰居高临下窥探的快意,一瞬间倒让他想起动物园蛇馆中的那一幕,好精彩的一刹那,好精彩的“以小吞大”。

        古人说,“蛇吞象”,好像是个讽刺,是贬义,其实,是个天才的壮举。这个世界没有给众人提供蛇吞象的可能,但是,却给个别天才的操作家提供了珍稀的机会。蛇不仅可以吞象,只要放开胆子,找到方法,还可以吞食大得多的世界。

        他突然立起来,顾不上穿鞋,略有些焦灼地在地毯上来回踱着,念珠还在手上数着。他回忆起刚才茉莉推开他时,冷冷地垂下眼,用目光居高临下地扫描自己头顶的样子。

        在离开了汪汪洋洋的一大篇文化征服,而直接进行生命的征服时,一个对他来讲古老的情结、幼小的记忆在他心口撞痛起来。

        他生来矮小,不仅在男性面前自卑,更在女性面前怯懦。当他因为矮小和贫困从小被女同学轻视、无视的时候,就生出一种畸形的仇恨心理。

        还是上初中的时候,看见班里几个漂亮女孩进了厕所,他生出一点恶意,拿起几块石头,想丢到厕所的粪池里。县城里的学校贫困简陋,朝厕所后面敞开的粪池盖子扔下石头,就可能把肮脏的屎粪溅到厕所里面去。

        当他接近厕所的时候,从窗户里先看见了人。看见了女孩子白白的腰身和臀部,他立时像中了电一样,站在那里腿发抖,肌肉紧张,动不了。石头举不起来,想转身跑,拔不起腿。他只是目光直直地盯着一柱白色的阳光从残破的窗户里斜照进去,把黑暗的厕所照出一屏明亮。女孩子的身体,半露半现的操作,一直在眼前晃。

        他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有一种说饥渴不是饥渴、说仇恨不是仇恨、说压抑不是压抑、说骚动不是骚动、说痛苦不是痛苦的感觉。唾沫热辣辣的,像一溜滚烫的沙子沿着喉咙滑下去,他的嘴发干。这短短的一瞬间对他来讲是那么长,他已经知道,这是一个危险的停顿,但是他的思维休克了,他失去了对自己的指挥和控制。

        接下来的是,厕所里的惊叫,画面破碎,图像消失,阳光和黑暗搅成一片,世界模糊了。疾风暴雨般的痛打落在头上。他倒在地上,不知道有多少只脚在他肩上踩着,踢着;他的耳根流血,嘴在流血,头破了,肩也破了;他抱住肚子,保护着自己的腹部和下半身,一声不吭地忍着,蜷缩成一团。

        他被学校除了名。几经辗转,更名改姓,在别的学校读书。

        从那以后,他对异性增加了更多的仇恨和渴望。他不知道有多少次咬着牙,扭断手中能抓住的一切,发誓要做到什么,要实现什么。他从小受够了歧视,因为他的贫困,因为他的矮小,因为他的形象猥琐。他从小也一次又一次下定了出人头地、扭转乾坤的决心。

        六十年代的中国,当一个叫做“文化大革命”的社会动荡蔓延到山区的时候,他在疯狂的漩涡中,较量中,冲突中,终于崭露头角。他这个过去基本上没有讲话机会的人,居然以疯狂的辩论赢得了整个县城的政治光荣。用一个俗气的话讲,他成了造反派的头目。他居然可以掌握很多人的命运,包括可以掌握学校里很多漂亮女孩的命运。

        从那时候起,他踏上了报复、征服和占有女性的道路。随后,在他一生的征伐之中,对异性的征服、占有乃至蹂躏,常常是衡量自己人生战绩的账目之一。

        他经常坐下来,逐个回忆自己占有过的女性:姓名、年龄、身份、相貌。他占有的女性总数到目前为止是多少。这个账目他从来没有算错过。每年他至少要总结一回自己的成绩,理一回账。

        他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收获与在人生、社会、商海中的收获,常常有一个不严格的正比例关系。生意做得好,再忙,这方面的收获也比较多;生意不顺利,再清闲,这方面的收获也比较少。

        他深信,这方面的收获要用数量和质量的乘积来衡量。相貌平平、出身市民的女孩子数量再多,也不能说明什么,随便花点钱都容易买来。质量很重要:美丽的相貌,青春的年龄,较好的文化素养,高贵的出身。他常常为某一年收获的丰盛感到欣慰,也常常为某一年的收获平平对自己不满。

        如果一个异性,比他年轻得多,比他漂亮得多,学历又高出许多,还能出身高贵,当然,再加上一条,个子比他高,甚至高得多,如果他能占有了这样的女人,这才特别说明作为男人在这个世界的胜利。

        对那些比他高半头,高一头,高一头多的女性,他不仅没有自卑心理,常常有着尤其邪恶的征服激动。

        他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摇了摇头。他并不认为自己今天对茉莉过于性急,他觉得自己做得很合适:向对方展示诱惑,设下圈套,做得非常圆满有力,对方不可能绕出这个圈套;向对方提出的要求也很适时,不早也不晚。当对方不知所措地、很尴尬地拒绝之后,他非常冷淡地告诉对方,不必要再和他来往了。

        往下他知道,只需要等待。

        想到这里,他穿上衣服上街了。

        他要找个酒店。

         

        他想找一个能吃四川火锅的地方,出租司机把他拉到了一家不大不小的路边饭店。

        因为小店在三环路上,因为三环路马上要修成高速路,一座高架桥正在这里酝酿施工,门前显得比较凌乱,生意有些冷落。

        又是一个寒冷的夜晚,已过了吃饭的高峰时间。

        他入座了。几个跑堂的四川小姐上来招呼,他照例用随和的态度和她们打趣着,拉呱着,自自然然地套着近乎。

        他点着菜要着酒,不时打量着这几个四川小女子,随随便便地抛出看来最普通的话题。

        他随随便便地说出,自己从海南过来,住在亚运村,大饭店吃腻了,粤菜、潮州菜不是滋味,想找一个地道的川菜小店,吃一点,喝一点。还随随便便讲到,自己在海南,底下有个分公司搞餐饮,下面有七八个酒楼饭店。

        四川小妹子不知不觉已经对这位老总另眼看待了。

        丘云鹏有一个原则:在这个世界上,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要有用,每一句话都要牵引别人,每一句话都要造局,每一句话都要做成圈套。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只要经常训练,便熟能生巧,到时候会不假思索,水到渠成,天衣无缝。

        人在一生中不知要说多少话,如果每一句话都不浪费,每一句话都是抛出去的一个圈套,每一句话都是对别人的一个牵引,每一句话都含着一个允诺,身边将聚来多少人和物,钱和利?

        这种学问,有些聪明人或多或少知道一点,而且都在应用,但像他这样看得透,看得绝对,用得纯熟,炉火纯青,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他深信自己有第三只眼,这只眼能看清世界背后所隐藏的全部秘密,能够看清人们在利益上的每一点贪心和欲望的波动。他的每一句话都是一个圈套,都能套住对方的欲望。一个人,也可能一个圈套套不住他,但是,他有很多很多欲望,当你把他的每一个欲望都套住的时候,他就会乖乖地跟着你走了。从这个意义上讲,多高贵的人,多有身份的人,多有文化的人,包括多么漂亮、多么年轻、出身多么高贵、多么有文化的女孩子都难逃出这个网。

        短短的一会儿,他已经看中了一两个姿色较佳的女孩,并且对她们多了一点特殊的照顾,包括在来往送菜、斟酒、递水的过程中,他已经很随便地问了问对方在这里的收入,不经意地点了点头:低了一点。又好像顺便说了一句:以后有机会,我帮你安排安排。

        小姐们便更多地滞留在他的桌旁,打听他的联络方法。他住在亚运村,有电话,包着公寓,已经是很好的注释。小姐们在和他说话的时候,装作很随意的样子,不时用目光扫一下柜台,不过是不想让老板娘知晓而已。他明白这个。

        但是,这里的老板娘是很敏感的,这不也笑盈盈地走过来了。这是一个很高大、很丰满的中年女性,看样子年轻的时候还算漂亮。现在虽说不难看,脸上却有一股商场应酬中女色的疲惫和面对金钱的邪恶。递上来的话自然是周到的,热情的。当丘云鹏想三言两句摸她底时,对方也在用心计摸他的底。

        只要有人关心他的底,他就不怕,他就高兴。于是乎,接下来的事情进行得就很迅速。

        女老板从四川过来,丈夫在外地,两人的关系不用问,大概在离婚的边缘。这家酒店原来生意不错,三环路一修,高架桥从前面过去,它将低低地落在高架桥的桥面之下,这会儿生意已经开始不好做了。再漂亮的装修看来都难以很好地维持。

        丘云鹏点点头:女人做生意就难一点。我公司里边,原来也安排过不止一个像你这样能干的老板娘。一个人做,做到后来就做不下去了。再能干,她终有某一个环节处理不了。做生意嘛,你都是清楚的,像你这样,能做老板,这一套你肯定是能够周旋的,可是,总有一个地方你过不去。难一点!

        因为他言谈举止从容,因为他炫耀自己的富有和经商的经历很含蓄,因为他显得毫无所求,因为他对经商女性格外地体贴与照顾,因为他还说,准备以后在京城捎带着也开几个餐厅酒店,因为他有意无意地讲出了,他在京城认识的一大片知名人士,因为他还说,他在京城正在筹备一个中华文化俱乐部:你这个餐厅,虽然因为高架桥冷落了一点,作为我们的一个活动点,也还是可以的。不说别的吧,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把你的牌子做响了,其他事还不好办吗?

        因为他还说了很多非常内行的──金融运作、商业运作──道上的话,还因为他非常严厉地告诫对方,我做生意很多年了,我研究中国的易经、八卦、命相学,更是很多年了。我坦率告诉你,你今天这个难做,还有明天那个难做,都是难逃的劫数。如果没有贵人指点,你再努力还是不行,你再能干还是不行。如果你不相信,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他放慢腔调说:我在京城也不是一天两天,我在京城要做生意,而且生意还要做得大一点。我已经在不止一个电视台,花钱买下了不止一个栏目。他把和茉莉谈而未成的事情,夸大几倍叙说一下,具有无比的真实感。

        这顿晚饭,招待得很殷勤。

        女老板叫沈西妹。

        当晚他留下来了,女老板的侍候更是殷勤。他几乎在一种对对方暴雨般毒打的过程中,施虐和占有了这个比他高大得多、也丰满得多的女人。 

        柯云路长篇小说《做局高手+涅槃》网购地址

        《做局高手》http://t.cn/zYUHnaw《涅槃》http://t.cn/zYGmtjy

          图片

        柯云路信箱:622007433@qq.com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