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没有人权 民主和科学只能是空想

622006004    发表于 2011年02月10日 09:31 阅读(26692) 评论(584) 分类: 个人日志
  茅于轼:没有人权 民主和科学只能是空想
  天则经济研究所 茅于轼
  五四运动的目标是民主和科学,即所谓赛先生和德先生。在当时看来,中国最缺的是民主和科学,如果百姓都懂得民主和科学,中国就能够赶上现代化,国家强盛,就不至于被列强欺侮。
  可是经过将近一百年之后的今天来看,民主和科学依然离开我们甚远。这一百来年中许许多多的革命志士为了追求民主科学而牺牲,前仆后继,付出的代价不谓不大,而目标仍然很远。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口号是不是提错了。或者虽然不能算错,也是有相当大的偏差。
  从历史的眼光来检验,现在是不是有更合适的口号,能够代替民主科学?我认为是有的。这个口号就是人权。倒不是说我们不需要民主科学,而是想达到民主科学必须走人权的道路。如果我们朝人权有所进步,民主和科学也比较容易得到。反过来讲,如果没有人权,民主科学只能是空想。
  在九十年前的五四时代,大家对人权的意义还很模糊。人权观念的提倡是在1954年联合国起草两个人权公约。以后又经过12年的讨论,修改,到1966年才在联合国大会上全票通过,开放供各国签署。所以要求1919年五四运动时就提出人权口号是不切实际的。但是到现在,如果我们还是停留在九十年前的认识水平上,不提人权,而提民主科学,就显得太落后于时代了。
  在缺乏人权的条件下,人的生存没有保障,没有言论自由,财产不安全,不能集会或游行,讲民主的结果就是“人民民主专政(或独裁—毛泽东语)”;讲科学的结果是反智主义,关掉全部文科大学,理工科的大学招生减少到十分之一以下(从
1965年的68万人减少到1968年的四万人)。事实上离开真正的民主科学越来越远。这不是因为我们不要民主科学,而是顺序搞错了。先要有人权,才能有民主科学。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的人权状况比之文革时期有了极大的改善,民主科学也比文革时有了很大的进步。今后我们还要继续讲究人权,通过改进人权来接近民主科学。
  近几年大家都在讲普世价值。但有人不同意,认为不存在普世价值。理由是各国历史,文化,传统都很不同,说明普世价值并不存在。但是我认为人权应该是能够得到普遍承认的。难道人民不需要生存权,不需要财产保护权,不需要自由表达权等等?我国的宪法没有写普世价值,但是写进了人权。不管哪个国家,不管是真是假,都会把生存权,言论权等写进宪法。可见人权已经深入人心。特别是最近埃及发生的事变,似乎也说明信奉伊斯兰教的百姓对人权的追求是相同的。
  阿拉伯民族是全球的一个极大的民族群体,他们用同样的语言,信奉同样的宗教,有同样的饮食习惯。大家对阿拉伯世界是不是有平等自由的普世价值有怀疑。因为在那儿妇女是享受不到和男人一样的平等的。至少平等这一条未必能在阿拉伯世界行得通。但是这次在埃及的反政府游行中,穆斯林兄弟会和其他追求人权的群众联合在一起。游行队伍中既有包头的穆斯林教徒,也有穿高跟鞋的摩登女郎。这一现象应该能说明人权的普世价值。
  中国在三十年的改革中已经确立了自己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但是中国政府在人权上大大地落后,不但未能赢得国际上的尊敬,反而搞得处处被动。在国内由于人权得不到足够的重视,造成官民对立,政府穷于维稳,手忙脚乱,看来这种状态难于长久。埃及发生的事情足够引起我们的重视。蔑视人权的政府最后是长不了的。我也去过埃及,我感到在埃及民主科学是很不够的。看来其原因也是因为人权的缺乏。也许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人权是通往民主和科学之路。
  

评论列表

0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