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 章诒和:中国的性道德观有问题 附带图片

北京贝贝特    发表于 2012年02月23日 11:51 阅读(loading...) 评论(0) 分类: 报道
本文已被推荐到腾讯博客点击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章诒和新作《杨氏女》访谈


⊙贺庆飞:章先生怎么看《杨氏女》书封的“爱,就是惩罚”?能解读一下吗?

章诒和:你觉得不是惩罚吗?特别是在中国,即缺少爱的机会,也不培养爱的能力。一旦真的热烈的爱上某个人,会痛苦的。痛苦就是惩罚。

 

⊙初雪时节 :章先生写《杨氏女》,是否倡导赞颂追求性爱自由?

章诒和:人的一生中,能和自己最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那才是天大的幸福。不过,现实中这样的情况真是很少很少。所以,就会在书里追求。


⊙爱听好听的 :我想你一定写这个题材之前你一定是做了大量的社会调查,最能描述你对这样一个群体的评价是什么。可怜、可气、可悲,又或者是实属一种无奈、无助。

章诒和  :我的社会调查就是我1968-1978年十年间的监狱生活,和女囚们朝夕相处,日夜不离。可以说,这比任何社会调查都细致,也全面。我对这个群体的评价,除了可怜、可气、可悲之外,前面还应加一个可恨,因为毕竟是罪恶。

 

⊙随便看看不谈国事:先生,我是您的“老友”,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婚前经历的性越多,婚后越不易出轨,据您观察或理解,是这样吗?

章诒和:我认为,婚前如果有过性行为的话,彼此就能知道性生活方面是否和谐。这恰恰是夫妻生活的重要内容。

 

⊙长春高志强 :你在写监狱中的女犯人时,内心感觉是什么?你怕母亲看到什么呢?

章诒和:在中国,一提到性,就有羞耻感或罪恶感,这是不对的。特别是对女性,如果一个女人主动追求性快乐,就会说她是荡妇,这是不对的。用对性的热烈和冷淡,来区分好女人和坏女人,这更是不对的。总之,我觉得中国的性道德观有问题。我没做过这方面的学问,而是十年监狱生活告诉我。

 

⊙十九妹 :章先生认为爱一个人,什么最重要?

章诒和:一个人的社会地位是可以改变的,从无地位变成有地位。一个人的经济状况是可以改变的,从无钱变有钱。一个人的相貌也是可以改变的,从美丽变成衰老。唯有心不变。所以,爱一个人,首先要看这个人心地如何。

 

⊙仗剑独白:老师,您如何看待孩子的性教育?你觉得性犯罪和我们的性教育有关系吗?

章诒和:不要那么紧张,一般来讲,十二岁到十五岁,孩子们都会对异性发生兴趣。这种兴趣很纯洁,很简单。这是人类情感发育和成长之必然。所以,在欧洲,这个阶段就会开设性教育课,其中还包括避孕工具的使用。我们应该对此持科学的态度。

 

⊙青潋潋 :章老师,您写作本书会不会觉得很压抑,并且对女性权益之微茫感到不忿呢?

章诒和 :不仅压抑,而且痛苦。我写作时常哭。应该说,人类的性和爱都不是低俗之物,相反,是极其崇高。不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而是重要的大事。别以为只有政治事件、经济指标、军事发展才是大事。而人的基本欲望,人的快乐方式,就无足轻重了。所以,我们不是只维护女性权益。从人本主义的角度看,男女这方面的权益都要维护。

 

⊙你太坏了啊 :女犯人是否比男犯人坐监牢受苦要多要大?而且还会常受狱警的侵犯?章先生能说点么?

章诒和:是。女犯比男犯所受之苦要大些。首先,就是超负荷的劳动量,对女性的负担来说要比男性大得多;其次,狱中的卫生食宿条件都比较差,这对女性来说也有更多的不便;再次,那就是性侵害、性骚扰了。

 

⊙民主与改革 :囚犯出狱很多想再入狱,因为社会的歧视,更多的是家人的抛弃。

章诒和:出狱再入狱,原因有这么几个:一、犯罪本质未能彻底改正;二、社会的歧视、家人的抛弃使其觉得能平等待己的只有监狱;三、毫无生活出路,不得不再去犯罪;四、自己又回到原来的犯罪环境,在一定的胁迫下,重操旧业。

 

⊙我爱吃米饭 :有时候听章先生演讲,总觉得章先生内心是比较沉重,很多话欲言又止,为什么?

章诒和:我是比较敏感的人,说话就有顾忌,往往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就忍住了,心里在想:该怎么说才好?于是给人的印象是欲言又止。你说我内心比较沉重,也是说准了,因为我这辈子没有太多的快乐。

 

⊙爱娃Eve:章先生曾历经很多磨难,但一直活得很真实,敢言敢为。请问怎样才能做最真实的自己。

章诒和:绝不给自己留后路,无非是一条老命,老命一条,你就无所畏惧了。


 

图片

 


评论列表

0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