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看到这个提示,说明QQ空间无法正常打开,请尝试使用空间小助手修复

用读屏软件的朋友从这里进入QQ空间读屏版QQ空间无障碍使用帮助,请点击这里如果您读屏遇到问题?点击这里进行反馈跳到内容区

      张庭宾 -- 腾讯博客

      《第一财经日报》编委、副总编辑http://zhangtingbing.qzone.qq.com


      张庭宾

      未来三年50%中国企业将消灭
            未来三年50%中国企业将消灭
                  

                                            张庭宾


            “世界工厂”正离中国渐行渐远。
          1月16日,商务部公布,2012年中国国外直接投资(FDI)金额同比下降3.7%,三年来尚属首次。其中制造业同比下降4.5%,超过服务业下降的2.6%;而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4925家,同比下降10.1%。
          这并非是外资第一次转换对中国投资的看法。2011年3月,在日本大地震后,埃森哲曾对287家跨国制造企业(总部大多在美国)高管做出调查,有61%的人表示:近期曾考虑通过将制造和供应部门迁移至本国或“近岸”地点,使供应地和需求地更紧密地配合。
          而一份来自于波士顿咨询公司的报告也给出了如下结论:在未来五年中,对于多数销往北美市场的商品而言,相比美国部分地区,在中国沿海城市建厂只能减少10%到15%的生产总成本,运输和存货成本是最主要改变因素。而一份来自普华永道的报告观点是:东南亚正成为中国制造的有力竞争者。
          这其实已经不是预警,而是已经开始的事实。通用电气、科特彼勒、福特汽车、科尔曼和NCR等已经将其部分制造回流美洲。而阿迪达斯则在2012年底关闭了在中国的最后一家工厂,将制造全部转移到东南亚,而类似的中低端制造业的跨国企业还包括耐克、爱世克斯、LaPerla等等。
        为什么十多年前蜂拥进中国的跨国公司,如今像候鸟一样飞回美国,或迁徙它地哪?这是一个暂时的现象,还是未来十年的趋势呢?
          本人认为是后者,2001年5月,本人曾撰写《当宝洁纪元不可抗拒地到来》一文判断:当中国按照美国的标准加入WTO后,中国将成为世界工厂,跨国公司将成为中国大多数产业链的控制者。其后5年,这两个判断已成为公认的事实。
          中国在当时之所以遭遇世界工厂机遇,有着特定的条件:1,随着前苏联解体和中国改革开放,国际政治壁垒大幅下降;2,中国未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工业基础良好;3,因特网的推广、ERP和SCM等信息管理工具的广泛使用,扩大了跨国公司的有效管理半径;4,国际石油价格低廉,每桶仅在20美元,加之超级巨轮的普及,使国际海运很廉价;5,美国和西方劳动力和环境价格昂贵,中国劳动力极为便宜和充沛,资源和环境极为廉价,劳动保障可以忽略不计;6,中国给予外资以超国民待遇,享受土地税收优惠,等于变相从中国企业向外企输送利益;7,中国人民币便宜……这使得将制造业转移到中国,便为西方资本家创造了更丰厚利益的新空间。
          世界工厂给中国带来了十年的经济繁荣,也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劳动保障和资源环境灾难。美国的大量就业岗位的外流,造成了美国消费下降,成为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重要诱因之一。
          奥巴马政府上任后,明确将再工业化作为美国复兴战略的核心内容。从2009年到2012年,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和法案,其先后推出了《美国制造业振兴法案》、 《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 《清洁能源与安全法案》、 《“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和《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等一系列法案, 实行“五年出口倍增计划”、“内保就业促进倡议”等多项政策来帮助美国制造业复兴,并且对海外生产迁返回国的公司予以税收优惠刺激、对没有迁返回国的公司征收惩罚性税收等,希望提振本土制造业。
          与此同时,中国的制造业利润空间被不断压缩:1,自2005年7月迄今,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约35%;2,土地价格大幅上涨,进而推动劳动力价格大幅上涨,中国工人与美国工人工资之比已经由当年的3%提高到今天的17%;3,石油价格已经由每桶20美元上涨到今天100美元上下,海运成本大幅攀升,其它原材料价格也大幅攀升,铜由2000年初每吨约2000美元左右上涨到近期约8000美元;4,中国环境和劳工保护成本也在增加;5,随着政府规模和投资不断膨胀,各种税费也不断攀升,现在工业化大国中,仅次于法国位列第二(当然中国的社会公共福利远不如法国)。
          对于跨国公司而言,在中国超国民待遇被取消,而美国给出了新的政策优惠,以及美国超低的资金成本,和全球最低的石油天然气价格(石油比欧洲约便宜20美元,天然气是欧洲的1/5,中国的1/7),再考虑运输成本的减少,从而汇聚成强大的回流动力。
          在美国已经将中国列为其首要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对手的情况下,即使是中低端制造业,美国也更愿意把市场留给东南亚国家,这就是美国推动TPP(环太平洋自由贸易伙伴关系)的动机,这个组织是将中国排斥在外的。而如今的中国比越南、印尼等国家并不具备成本优势。
          本质而言,世界产业链正发生一次新的重大变迁,这对中国本土资本企业将是一次额外痛苦的变化,就像当年遇到世界工厂的额外惊喜一样。
          在世界工厂时代,澳大利亚的铁矿石运到中国,加工成钢铁,生产冰箱运到美国销售;而未来,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将直接运到墨西哥炼钢,生产冰箱销售到美国。这个变迁就是全球产业链一体化转变为区域化,原来中国这棵枝繁叶茂的“世界工厂”参天大树,将被删繁就简,规模更小但产业链更高效,阿里巴巴正是由此乘势而起;其中也蕴藏着中国本土优势企业从跨国公司手中重夺回市场控制权的可能,加多宝和小米手机正在尝试。
          未来3-5年,不仅仅是世界工厂的机遇发生逆转;也是2005年7月由人民币升值所引发的国际热钱投机中国大潮流的逆转期;也是官僚外资既得利益不断扩张后,逼迫到公众国人承受力底线,即将发生逆转的时期;也是中美两国竞争最激烈的时期。因此,未来中国3-5年的挑战将是改革开放30年来前所未有的,甚至是建国60年来最严峻的。
          在笔者看来,城镇化是继四万亿救市、稳增长之后,中国放弃了最后一次主动调整的机会,未来3-5年的我们只能被迫地接受硬着陆而带来的调整,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调整将是全方位的,不仅是经济金融的,还将是社会和政治的。
          这将意味着这个冬天之冷之长将超过大多数企业家的想象。本人估计,只有少量有准备的工商企业(约占10-20%,备有充沛的现金流,具备期货对冲保值能力)能够变危机为契机,变得更加强大;20-30%的企业在严冬中勉强生存下来,而后慢慢复苏发展;而不少于50%的企业将茫然无措,眼睁睁地看着在世界工厂时代积累的财富一点点被耗干,而最终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对于中国,这未必是坏事,这恰恰是经济机构调整的目标。但是对于企业家的命运来说,则将是天堂地狱之别,中国的企业家们必须抓住最后的时机,做坏的打算,向最好的结果努力,进行针对性的准备,以免成为牺牲品。(作者为中华元智库创办人,此文删节版已于1月22日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仅供参考,投资者决策风险自负,联系邮箱ztb6006@sina.com;中华元智库联系方法:电话:010-88556989  邮箱 cny@cnyuan.net


        相关昔日文章:2001年5月7日



                         当宝洁纪元不可抗拒地来临


                        (原载于2001年5月7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评论 张庭宾


          纪是一种时间段落,比时代更悠长,如果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企业在一枯一荣间称之为代的话,宝洁从1837年至今的百多年历程可评之为纪。
          纪通常与恐龙之类的庞然大物相连,比如侏罗纪。与中国民用洗涤剂企业相比,中国宝洁在13年里悄然长成一条大恐龙。
          之所以选择宝洁作为本版块的第一家全方位透视的跨国公司,正是因为它后来居上的成功,并已经悄然在改变着中国人的生活和生存方式。
          宝洁俨然成为一个象征物,代言着在中国本土已经壮大的跨国中国公司们,它们在过去开放的10多年里,已经在悄然改变着中国人的命运。
          本期头条文章中的三个人物,正与三类国人的命运巧合着,梁英奇代表着与宝洁们正面对撞者的悲壮与无奈,体制的弱势导致它们竞争力和适应力的衰弱,他们日益丧失了市场的主导权;裴逸群归属于一批有着高学历和良好外语能力,正在跨国公司化的那类人群;刘武则是抓住一切机遇,自主人生与发展的新一代民营企业家。
          基于它们各自视角、阅历和利益的观点,中国社会舆论在世纪之交演绎着混乱与喧嚣。争论谁对谁错,谁高尚谁卑微毫无意义,每个人都有权利在不违法的前提下,选择自己喜欢的生存方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宝洁们已在中国形成了一股几乎不容置疑的世纪洪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这种力量绝非个人可以改变的,但是作为国家,则不能不基于大多数国民的利益,民族的伟大复兴战略,作出判断和掌控。
          宝洁们的最大利好是,商人眼中无国界,有利于在日趋微妙的国际环境中,为中国经济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就像台湾海峡尽管两岸相望,但宝洁已经将台湾与香港一道,划入大中国区,接受广州总部的统一领导。
          宝洁们的存在刺激着中国市场竞争的跳跃性升级,但生产率的急剧提高,又带来了就业和稳定的压力急剧增大,因此,在产业升级速度和就业压力增大之间找到最佳结合点,对转轨中国十分关键。
          不可否认跨国公司对中国短期明确利好的同时,也应未雨绸缪,考虑如何避免某些外资公司在超国民待遇的前提下垄断中国市场。即便是市场竞争形成的垄断,也要防止其对市场可能造成的负面效应。
          对冲可能潜在的长期利空和眼前的社会稳定的压力,有两种姿态,一种做被动的鸵鸟,另一种主动地自我革命。不进行产权改革,不建立激发内驱动力的企业体制,再闭关100年,中国也堆不出一个真正的世纪企业来。
          期待着在宝洁纪无可抗拒来临之际,更多的中国企业能像宝供一样,从宝洁们那里学得现代企业的神髓,与宝洁共同成长。


        张庭宾更多战略预测文章
        (具体可见百度百科 张庭宾 http://baike.baidu.com/view/1397439.htm


        2012年12月9日,在中华元战略报告“环球政经观察”专栏撰文《不能小觑“城镇化”的市场效应》,指出因城镇化,A股将迎来中级反弹,中国经济探大底将延后一年,至2014-15年,届时探底将更加痛苦。
        2012年2月6日,在中华元战略报告“环球政经观察”专栏撰文《2012的中国已退到断崖边》[1],指出中国经济将在未来1-2年探大底。
        2011年8月14日,在张庭宾搜狐博客刊文《强烈预警国际金价中期深幅调整》[2],预测金价将下调至每盎司1550美元,后下调至1523美元。
        2011年4月11日,中华元智库推出战略报告《美联储量化宽松3.0》,预测美联储将推出QE3,后2012年9月美联储被迫推出QE3。
        2010年10月17日,中华元智库推出战略报告《石油价格剑指100》,当时美原油价为每桶83美元,11年4月涨到115美元。
        2010年9月26日,中华元智库推出战略报告《A股“残局”》,指出中国A股自2008年10月底的反弹进入尾声,由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盛极而衰,股民被涸辙而鱼,中国A股未来将进入每况愈下的残局时期。
        2010年8月15日,中华元智库推出战略报告《粮食危机挑战中国》,指出国际粮价被严重低估,未来粮价将大幅上涨。
        2010年1月17日,中华元智库推出战略报告《中国楼市泡沫正将盛极而衰》,预测中国楼市将在2010年见顶。
        2010年1月3日,在第一财经日报撰文《2010-2014:全球纸币危机与中国社会变革》[3],做出两个重要判断:1,全球性主权债务危机将陆续发生;2,未来5年内,中国经济将面临严峻挑战,并可能发生一场社会变革。前者已经得到了印证。
        2008年10月27日在第一财经日报撰文《A股大反转只差释放流动性信号弹》[4],预测A股将迎来反转。 
        2008年4月7日,在第一财经日报撰文《中国世界工厂会不会休克》[5],警告央行持续货币紧缩将导致中国世界工厂休克危机。当年三季度珠三角出现企业大面积停产倒逼局面。
        2007年10月22日,在第一财经日报撰文《价值实现主机制形成黄金光芒将更耀眼》[6],预测黄金大牛市将更加亢奋,A股大牛市将很快盛极而衰,建议投资者卖出A股买入黄金。
        2007年7月30日,在第一财经日报撰文《我们将见证一个动荡的金融时代高度警惕人民币成为美元牺牲品》[7],进一步确认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
        2007年1月1日,在第一财经日报撰文《警惕2007热钱:为2008酝酿新亚洲金融危机》[8],预测人币加速升值将导致2007年的股市大泡沫,很可能在2008年破灭,形成股灾。
        2006年10月30日,在第一财经日报刊文《2006危与机:美国悬念与中国速度》[9],预测未来2年美国很可能发生金融危机。
        2005年9月12日指导记者撰文《亿万富翁急于卖楼套现因牛市将临拟狂买万科》[10],预测A股灾股权分置改革后将迎来大牛市。
        2005年7月预测黄金大牛市,组稿指导记者,刊发《专家建议中国大规模增加黄金储备》[11]一文。
        2004年12月30日,预测2005年中国将实施股权分置改革(第一财经日报2005年中国与世界十大经济预言)
        2004年12月31日,为第一财经日报撰文:《新三极演义:战略的中国已然春暖花开》[12],预测中国将迎来经济和金融市场的繁荣期。
        2004年11月25日为《第一财经日报》撰文:《全球经济龟裂石油阴霾加剧》,预测美国夺取中国石油的战略将演绎石油危机。
        2003年3月,为《南风窗》撰写窗下人语《履新在大盛世关口》[13],指出,现在是“中华今日之小盛世到明日千载难逢伟大盛世的承启关头”。
        2002年10月著书,预言《中国可以富》。
        2001年11月,为《21世纪经济报道》“龙腾入世”特刊撰写社评,预言“龙腾的天空从此豁然开朗”。
        2001年5月,以《当宝洁纪元不可抗拒地来临》[14]一文,预测跨国公司控制中国产业链的时代到来。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