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看到这个提示,说明QQ空间无法正常打开,请尝试使用空间小助手修复

用读屏软件的朋友从这里进入QQ空间读屏版QQ空间无障碍使用帮助,请点击这里如果您读屏遇到问题?点击这里进行反馈跳到内容区

      周海滨

      历史每天都在与我们告别,让他们口述,让我试试吧http://6144756.qzone.qq.com
      腾讯认证 时政财经传媒人、口述史专栏作家。 著有《家国光影:12位开国元勋后人讲述往事与
      [荐] 周海滨:你不知道的韩复榘
        韩子华讲述壑芎1踔幢实摹段业母盖缀复榘》出版
        你不知道的韩复榘

        □本报记者 江丹
        “趵突泉,泉趵突,三个泉眼一般粗,咕嘟咕嘟又咕嘟。”“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跶。”在老百姓印象里,韩复榘是位喜好创作打油诗的一介武夫,街谈巷议里流传着不少关于他的笑话。“父亲从来就不是戏说中的那种咋咋呼呼、张牙舞爪的军人,相反,他表情刻板,不苟言笑,几乎没有任何肢体语言。”在儿子韩子华的口述里,韩复榘却是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韩复榘,他坚定果敢,勤俭朴素,崇尚教育。
        近日,由韩复榘次子韩子华讲述、口述史记录者周海滨执笔的《我的父亲韩复榘》出版。书中通过一个孩子看待父亲的视角,再现这位民国枭雄鲜为人知的人生细节。当我们听了那么多关于韩复榘的笑话之后,看一看这本书,或许会对这位国民党陆军上将、曾经的山东省政府主席忽感陌生。
        被误解的民国枭雄
        记者:提到韩复榘,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他流传甚广的打油诗和笑话,好像他就是一位没有文化又爱卖弄文化的武夫,但书里的韩复榘却全然不是这个样子。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口述,是要扭转韩复榘的民间形象吗?
        周海滨:民间对韩复榘有很多误解。比如说,“榘”字就一直被误读为“渠”,而且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这样,很少发现有人出来纠正。这位曾经的一省大员,却连名字的读音都被老百姓忽视。再比如说,他是河北霸县人,却被误解为山东人,其实,他只是从1930年至1938年初在山东主政而已。在历史上韩复榘的形象基本已经被定型,他是“反动军阀”,他是“一介武夫”。这么长时间以来,民众受这种历史评价的影响,对韩复榘一直没有好印象。
        一开始要做关于韩复榘的口述史,我也很犹豫,随着接触资料的增多,压力也越来越大。其实,关于民间对韩复榘的印象,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如果他真的像传说中那样大字不识,他如何在军阀混战中立足,如何成为一省大员主政一方,而且山东还是战略要地,这些都值得探究。我没有刻意去扭转韩复榘在老百姓谈议里的形象,我只是好奇他这个人的命运。
        意在铺开民国时期的生活画卷
        记者:书里很多内容都是韩复榘的家庭生活细节,但又能看到整个民国的社会轮廓。在这本口述史作品里,到底是写个人命运的起伏,还是社会时代的跌宕?
        周海滨:在创作过程中,我受到萧伯纳的一句话的启发,“家是世界上唯一隐藏人类缺点与失败的地方,它同时也蕴藏着甜蜜的爱。”韩复榘在家庭生活中的细节更能充分反映他人性的一面。
        当时的历史现场总是观照人物命运,一个人的家庭生活也总有当时整个社会状况的影子。比如说,韩复榘对子女的家庭教育,给孩子请英文老师,便能窥得当时民国家庭教育之一斑。我希望读者能从这本口述作品的字里行间,除了看到一个儿子眼中的父亲韩复榘外,还能看到一幅民国社会风情画卷。
        这幅画卷里,都是一个孩子的所见所闻。当时的韩子华,因为年纪小,对当时的社会背景尚不能分析,他印象中的历史大事件也难以客观。他的记忆更多是幼时的一些粗浅的生活体验。但这些生活体验发生在一位对时代有影响的大人物旁边,虽然粗浅,却有了别样的意义。那时的情景已经离我们很远,但是通过韩子华对一个大人物家庭生活方式的口述,我们还是看到一个时期社会生活的诸多细节。
        比如,韩子华说,当时的公务员们自嘲,“我们这些人夏天是一群白羊,冬天是一群黑猪。”因为韩复榘规定,“公务员必须身着国布(国产布)制服,夏季穿白布制服,白布袜(不准穿线袜),黑布鞋(不准穿皮鞋),戴白色平顶草帽;春秋季穿黑布夹制服,黑布袜,黑布鞋,戴黑色礼帽;冬季穿黑布绵制服,黑布袜,黑布鞋,戴‘三块瓦’式黑棉帽。制服样式与第三路军军装一致,只是颜色不同。”这些形象细节,除了说明韩复榘以带兵的手段管理公务员这个事实外,里面还有很多当时社会风貌的信息,比如说当时的纺织行业。这本书不仅仅关注韩复榘这个人在干什么,还展现当时的社会生活。
        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口述史
        记者:近年来,非虚构写作备受推崇,口述史也收获一批拥趸。这种写作的力量在哪里?
        周海滨:每个人、每个家族,都有一部口述史。但现在的人,走得太快了,忘了停下来,听听自己家族的声音。现在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没有见过自己家的家谱,甚至不知道曾祖父的名字。当物理传承中断,精神传承也便陷入鸿沟。这是一种家族史的断代,也是一种大历史的缺失。追溯家庭往事,才能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去向何方。做口述史,实际上就是在收集历史碎片,这是一种责任。但是,中国的口述史发展才刚刚开始。我现在做的口述史对象,主要是一些历史文化名流,比如,我的下一部口述史对象是瞿秋白。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比起普通人,这类群体的口述史作品更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从而在某种程度上推动口述史的普及。
        但是,不管怎么说,口述史是一种主观性很强的历史。我更倾向于展现口述者的所见所闻,一般只有遇到重要的时间节点才查阅档案资料核实。至于那些鲜活的细节,我希望能够原汁原味地呈现给读者。而且这些细节,可以为历史学者和专家提供进一步的研究素材。
        W髡咦柿
        周海滨,非虚构写作者。口述历史著名作家,凤凰网历史专栏作者。已出版口述历史作品:《家国光影:开国元勋后人讲述往事与现实》、《我们的父亲:国民党将领后人在大陆》、《失落的巅峰:六位中共前主要负责人亲属口述历史》、《回忆父亲张治中》。
        韩子华,韩复榘次子,1923年生于北京南苑。1942年入北平中国大学,1945年入乐山武汉大学,1949年5月入北平华北大学学习。1949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2月参加抗美援朝。1956年任教于甘肃省电力学校。1979年“右派”平反,后任兰州市人大代表、甘肃省政协委员。1984年后任民革甘肃省委秘书长、民革中央委员。曾在台北《传记文学》发表特稿《记亡父韩复榘先生》。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