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调控政策催生嚣张的投机者

549001870    发表于 2011年02月20日 21:11 阅读(24894) 评论(136) 分类: 个人日记

扭曲的调控政策催生嚣张的投机者

 

在楼市调控过程中,扭曲客观现实的政策,可能是造成当前楼市越调越涨的主要原因,因为正是因为这样的做法,导致了资金、资本以及资源配置的扭曲。于是,越是投机者,越是期待宏观调控制造的波段,反而使得刚性需求者,踏空的程度越来越高。历史经验无一例外的证明,每次新政出台一次,每次房价就上一个台阶。

 

比如很多城市,被逼实施限购令,而且与户籍挂钩,这样的政策,只能使得一段时间内,市场成为一潭死水,一旦松开,就会进行报复性反弹。就当前的压制政策来看,等于将房地产储蓄的活化,这么多游资没有出路,只能祸害实业,炒这炒那,使得老百姓的生活成本更高。楼市被政策严打后又进入股市,粮食、高档酒类、艺术品等,只要有获利的可能性,他们不惜代价,这就是中国当前的民间资本的威慑。只要楼市调控继续加深,当前的物价上涨的压力就非常大。

 

从限购令到房产税,特别是紧缩的货币政策,说明中国的宏观调控,已经进入了一个“不惜代价”的时代。为了应对资产价格上涨,国家已经连续加息和上调准备金,实际上,这样的做法,并没有使得资本远离楼市投机,反而因为其他地方不好过,进来的越来越多,楼市就如一条地上悬河。

 

一刀切式的法例和政策,容易导致一个地方发烧,全国跟着吃药,一个行业水深火热,其他行业也跟着降温。

 

在信贷政策上,限制给房地产企业贷款,但是,此举本来是为了遏制房地产投机行为,却引来了大量游资和产业资本注入的局面。比如说,强悍的温州资本,已经从低级炒楼炒地皮的小打小闹,深入到房地产的每一个环节,越是宏观调控,他们越是高兴,收购、注资破产的开发商,给开发商上高利贷。所以,紧缩货币政策和卡死开发商资金链,不会产生什么效果,只会增加房地产产业链的动荡。

 

有媒体报道说,温州民间闲置资本已经达到8000亿元左右,过去十年,温州的投资率一直徘徊在35%左右,远远低于浙江省的47%和全国的67%。2010年上半年,人们印象中“不差钱”的温州,投资增速全省并列倒数第二,总量仅是杭州的25.7%、绍兴的49%。所以,有人认为,温州正在走向空心化。事实上,确实如此,大企业都搞开发和并购,小企业搞地皮炒房子。这就是笔者多年前谈到的,温州资本蝗虫的来源,即当年的产业资本,壮大之后,却没有持续性,幻化成了金融资本。这些金融资本,正是看中了宏观调控的软肋,迅速在赚取房市差价中,膨胀起来。

 

表面上来看,由于劳动力、原材料、土地、资源环境等成本上升,以及人民币升值压力,多重因素叠加,共同推高生产成本,压缩企业利润空间,使得传统产业利润薄如刀片甚至无利可图。

 

但事实上,产业资本之所以空心化,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们斗不过信贷资本,也在产业发展中,已经没有多大的空间,做到了极致。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中国现阶段不是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某些领域不让民间资本进入,这样民间资本就感到没有很好的去向,于是纷纷流到资产市场去。此外,即使在民营经济或者民间资本可以进入的场所,但由于经济是不公平的,待遇是有差别的,所以它感到没有保证。但没有安全感的情况下,也有相当一部分民间资本就流到了资产市场去了。

 

在政策高压下或许投机者会喘口气,但一旦政策放松,游资就会如狼似虎恶狠狠的狂炒楼市。在货币收紧的局面下,中国就是有这样一批游资不受限制于央行的信贷规模大小,银根是否松紧,他们永远以盈利为目的,炒房炒股,因此,我们很难用扭曲的货币政策和压制政策,来圈住这些资本。

 

事实上,虽然我们制定了新三十六条,但是,真正落到实处,还需要一段时间,因此,要解决产业资本拥挤到楼市来问题,不解决他们的出路,很难;再说,贷给大量国企的信贷资本都进入房地产了,这些民间资本,也会跟风儿去的,因为逐利是资本的本性。

 

因此,要解决楼市投机过度的问题,先要解决畸形的身份贷款体制和垄断问题,给民间资本以更大的空间,让他们有去处,为家国都做贡献。我们期待管理层,在运用信贷政策和货币政策调控楼市的时候,着眼应当更高一些,短期性和扭曲的政策,尽量少出。违背市场规律、拍脑袋的政策最终会被历史所证明是可悲的与愚蠢的,扭曲政策越多,导致中长期失衡的状态越多,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评论列表

0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