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案的20万赠与款纠纷,反映立法不足

丁金坤律师    发表于 2012年02月09日 17:20 阅读(loading...) 评论(1) 分类: 个人日记

药家鑫案中,药父给了被害人张妙家属20万(其实是替药家鑫赔偿的款,因药家鑫已是成年人,故谓赠与),以期得到谅解。张家拒绝接受,把钱汇回。后药家鑫被执行死刑,事情本该结束,但药父又起诉了张家代理人张显名誉侵权,于是张家上门来索要这20万,药父拒绝。那么在法律上,该如何看待这笔款呢?

 

根据合同法的规定,赠与合同是诺成合同,双方意思一致时成立。药家把款给张家是要约,张家把款退回是拒绝,故合同没有成立。后张家反悔了,想要20万,是新的要约,药家拒绝,合同也不成立。所以,张家要款没有法律依据。(有兴趣者,可以继续分析里面的物权行为,假设张家不要款,但又不退回,该款之性质?)

 

之所以要分析这个赠与合同,是因为合同法对赠与的规定不科学。在合同法之前,赠与合同是实践合同,很简单很清晰,即只有把赠与物交付了,合同才成立,赠与物不交付,就没有赠与,所以不会产生误会,像药案,不给了就是不给了,张家没有权利要。

 

但合同法把赠与搞复杂了,规定赠与物还没交付,合同也可成立。又规定,赠送前可以撤回(立法用语是“撤销”,公益、道德义务性质和公证的赠与不可撤回),赠送后可以撤销(附条件的),以及如果赠与人条件恶化,可以不再赠与。这些条款,理论复杂,操作繁琐,而实际效果远不如实践合同,唯一的作用是,不让公益性的赠与撤回(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很难定性,实践中几乎没有,且把道德义务作为法律义务,并不妥当),但其他多是副作用,并且给以只要有赠与意思,就必须履行的错误印象,是一个很失败的条款。

 

 

附:合同法赠与合同的条款  第十一章 赠与合同

第一百八十五条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

第一百八十六条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

第一百八十七条赠与的财产依法需要办理登记等手续的,应当办理有关手续。

第一百八十八条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赠与人不交付赠与的财产的,受赠人可以要求交付。

第一百八十九条因赠与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使赠与的财产毁损、灭失的,赠与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第一百九十条赠与可以附义务。赠与附义务的,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

第一百九十一条赠与的财产有瑕疵的,赠与人不承担责任。附义务的赠与,赠与的财产有瑕疵的,赠与人在附义务的限度内承担与出卖人相同的责任。赠与人故意不告知瑕疵或者保证无瑕疵,造成受赠人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第一百九十二条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

(一)严重侵害赠与人或者赠与人的近亲属;

(二)对赠与人有扶养义务而不履行;

(三)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

赠与人的撤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原因之日起一年内行使。

 

第一百九十三条因受赠人的违法行为致使赠与人死亡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可以撤销赠与。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的撤销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原因之日起六个月内行使。

第一百九十四条撤销权人撤销赠与的,可以向受赠人要求返还赠与的财产。

第一百九十五条赠与人的经济状况显著恶化,严重影响其生产经营或者家庭生活的,可以不再履行赠与义务。

 

评论列表

0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