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 酷吏的兴起与末路

伯通    发表于 2012年02月08日 15:12 阅读(loading...) 评论(65) 分类: 议论
本文已被推荐到腾讯博客点击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作为史界标杆词汇,“酷吏”是经司马迁老师之手发扬光大的。在《史记·酷吏列传》中,司马迁对酷吏做了很多记载,也提出了很多批评。《史记》将酷吏入史,而此后《汉书》、《后汉书》直至《金史》多将此单列,可见中国酷吏之盛而不衰。

尹赏曾任江夏太守、执金吾(相当于如今的首都卫戍司令)等要职。他在将死之际,向自己的儿子传授为官之道:如果在官场不能做一个正直的官员,那索性就做一个酷吏,以残酷的手法去为政,用严刑峻法来整肃百姓。这样做,即使有一天犯了罪被免官,过不了多久皇帝就会想到你曾经的政绩,重新起用你。

酷吏作为一介棋子,具有多重功能,除了和其它官员一样“整肃百姓”外,还肩负“打压地方豪强”、“平灭异己”之类的重任。

如西汉著名酷吏“苍鹰”郅都,其为人执法严酷、痛下辣手、喜用重典、不避豪强,甚至连列侯宗室都畏之如虎。严延年任河南太守,“其治务在摧折豪强”,流血数里,时人号为“屠伯”。宁成打击豪强,步法郅都,人皆畏之,所谓“宁见乳虎,无直宁成之怒”。再比如唐朝那位准备把“好兄弟”周兴扔到大瓮里煮的来俊臣,皆属此类。

而西汉河内太守王温舒更上一台阶,其捕郡中豪猾,相连坐千余家。大者灭族,小者处死,杀戮之重,致流血十余里。等到春天到来时,还有犯人没杀完,由于暂不能再杀(汉代执行死刑只在秋冬两季),温舒竟捶胸顿足地说,要是冬天再长一月,我的事业就大成了!

汉武帝却对这位“大业未成”的温舒兄颇为推许,“以为能”。

所以说,酷吏绝非自己“想酷就酷”的,除了他们中的一些人的确通过铁腕做出了政绩的因素外,上意之恩威加诸,更是使酷吏成为风云人物的重要推手。如张汤就是因为替汉武帝屡次清除诸侯豪强而深受武帝信任,升为御史大夫,位居三公,仅次于丞相。用《新唐书·酷吏传序》的话说就是“非吏敢酷,时诱之为酷”。

实际上,对于酷吏的历史作用评价,《后汉书》的作者范晔已经一语点破:“末暴虽胜,崇本或略”,即试图用暴力手段来解决社会失范,只是舍本逐末,无法长治久安。

可悲的是,这些酷吏的下场多凄惨。有时候,权力集团为了平息民愤,会将酷吏斩杀以示天下。比如那位“宁见乳虎,无直宁成之怒”的宁成,最终被上边派下来的另一位酷吏直接“破碎其家”。至于前面提到的其他酷吏们,苍鹰郅都被斩,屠伯延年弃市,王温舒五族俱灭。而酷吏张汤的儿子张贺甚至被宫刑。

酷吏作为工具,如果最终危害到自身,也会引来杀身之祸。比如来俊臣整完能整之人后迷失方向,竟阴谋罗织罪名,准备将武氏诸王及太平公主等人陷害下狱。最终被直接“斩杀于闹市”。

无论汉代唐代,这些著名的酷吏大多难得幸免,末路无不沾满血腥。

评论列表

0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