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熊取胆”的法理伦理追问

李子    发表于 2012年02月17日 22:48 阅读(loading...) 评论(0) 分类: 个人日记

 

     216,针对归真堂拟上市受阻一事,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取胆汁过程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自然、无痛,完了之后,熊就痛痛快快地出去玩了。我感觉没什么异样!甚至还很舒服。”

这不是中药协会第一次力挺“活熊取胆”。在26,中药协会就表示,“活熊取胆”早已摆脱铁马甲、插管引流等技术落后时期。中药协会如此力挺归真堂,究竟是出于利益牵涉,还是熊胆确实具有很高的中药疗效?这个显然要说明白。

而且中药协会说“活熊取胆”对熊没有伤害,只是其一家之言。有人对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的“取完胆汁后,熊很舒服”一说反驳道:子非熊,焉知熊之痛!确实,从情理上说,所谓的无管引流,也就是在熊的胆囊部位开一个洞,然后再借助钢管取下胆汁,这种长期的折磨对熊身体的伤害显而易见,怎么会“舒服”?更何况在归真堂向媒体记者演示的取胆汁过程中,熊一直处于进食状态,是否有意采取了“饥饿疗法”,让熊忘记痛苦,也不得而知。

有意思的是,中药协会16日晚间在其官网上发布消息称,经查,福建归真堂股份有限公司系我会一般会员单位,房书亭会长下午在媒体沟通会上表述有误。特此更正,并致歉意。当日下午,房书亭还言之凿凿地说:重启上市的福建归真堂目前尚不是中国中药协会会员,其上市与中药协会无直接关系。为何要刻意对公众隐瞒归真堂的会员身份?而有了这一层利益关系,也就不难理解中药协会为何要力挺归真堂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连归真堂的会员身份都要说谎的中药协会,在“活熊取胆”一事上已无公信力可言,因而,对“活熊取胆”到底对熊有无伤害,应由第三方独立权威机构来鉴定,而不应听信归真堂和中药协会的自说自话。

当然,事情还不应停留于此,而应进一步追问:“活熊取胆”究竟有无必要?今天,倘若我们真的会逼停归真堂的上市,也难保以后不会有其他企业再从事同样的事情。而且,单方面地谴责“活熊取胆”之残忍,但那种现场宰杀猪、鱼、鸡、鸭等动物就不残忍吗?

因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天然熊胆是否真的像猪肉、鱼肉等一样,在人类生活中扮演着如此重要的作用。眼下,人工熊胆已获国家专利,2007年通过国家药品中心组织的专家论证。而且有专家表示,人工熊胆的品质并不亚于天然熊胆。这种论断是否权威可信,暂且不说,但我们知道,牛黄、虎骨、麝香等贵重中药材,替代制品都已经上市,并同样发挥了作用,为何唯独熊胆就不能以人工制品替代呢?或许今时今日人工熊胆确实还赶不上天然熊胆的药效,但借助科技的力量,探寻熊胆的替代品,应是未来的研究方向,而不能忽视动物伦理和动物福利,为“活熊取胆”作利益性辩护。

 

评论列表

0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