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 《红楼记》引子 金子琪率群芳献身 陆教授慢仙女半拍

金国栋    发表于 2012年03月27日 10:43 阅读(loading...) 评论(3) 分类: 红楼记
本文已被推荐到腾讯博客点击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引子 金子琪率群芳献身 陆教授慢仙女半拍

 

金子琪看了一眼手机,三点十分,比预约的时间晚了一刻钟。她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因为有她们三个压阵,别说窗外下着漂泊大雨,就是下着冰雹,下着刀子,下着火球,他也不应该迟到。话说回来,这雨下得真大,疯了似的,像是海被装在麻袋里揪上了天空,又猛然撕开一道裂口来,一座雨做的森林在天地间扎根下来。她站在窗前,看混沌一片的世界被大雨冲刷得愈发稀薄。

杨雨辰坐在化妆镜前补妆,雨水拍打着落地窗,叫她心绪不宁,她总是觉得还差那么一点,这一点却不知道点在哪里,点睛之笔无处可落,又或者变成了画蛇添足。她出神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好像是端详一个陌生的美人,她的妆后妆前,简直天壤之别,如果不是脸上那道疤,她杨雨辰并不觉得自己比金子琪差几分。她又喷了一点香水在手指上,抹到耳根去:“你说竟然放咱们三姐妹的鸽子,他还算是男人么?”

坐在床上的李洛寒一直蹙着眉头,这会叹气道:“看来咱们三个也终于都是老了,打扮得再漂亮,也还是老了,岁月不饶人啊。”

岁月不饶人,这话有些重了,又说在这疾风骤雨里,更显悲凉,三个人于是都不再说话了,金子琪仍旧站在窗前,身子微微前倾,好像要扑进雨里去一般,李洛寒半躺在床上,闭幕眼神,杨雨辰开始用唇彩在梳妆镜上写字,FUC……

如果不是在三点十八分的时候,在窗外一道金光闪电亮起的时候,在杨雨辰将要写下最后一个字母的时候,金子琪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那么这个下午,三个姿色万千的女人真不知道要怎么收拾这比天气还要糟糕的烂心情。同样,她们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这副赌局,她们下的赌注实在太大了。

金子琪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流窜的闪电照亮了她的脸庞,她示意两个女友这是陆教授打过来的,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机放在床上,按了免提键。

“喂。”

“子琪啊,是我。”中年男子,磁性声音,字正腔圆的。

“哦,陆老师。”

“听你声音似乎不高兴了?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你看这座城市都快被雨困住了,而我还是抽身前来了。”

“嗯,我们在房间里候着您呢。”金子琪这个“候”字用得好,把等待的烦躁情绪给轻轻掩饰过去了。

“子琪啊,你们在803是吧,对门是808,门虚掩着,你们过来吧。”

在金子琪有所反应之前,电话被掐断了。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迟到了也仍旧占据着上风。都还没有见到面,三个女人的威风已经被他杀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没了胆的美色,软绵绵的美色,可以任他摆布,他真是一个熟念的赴宴者,从容不迫,以退为进。

三个人面面相觑,外面的闪电,映照得三个人脸上都是一阵青一阵白的,金子琪先笑了:“这个老狐狸,搞什么鬼呢。”说归说,她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她们本来就是扛着白旗去打仗的,还在乎什么颜面。她将手机关掉了,放进包包里,既然过去,那就过去吧,在哪不都一样。她看其他两个人还愣在那里,提高嗓门说了一句:“走吧,还愣着做什么。”

“真过去啊?”杨雨辰似乎有些胆怯了。

金子琪走到镜子前,拿起了唇彩,前补上了最后一个“K”字,她挑衅道:“怎么,敢对世界竖中指,不敢对男人俯首称臣么?”

杨雨辰顺口答道:“我又没有你那么多经验……”她真的是无心这样说,说完后马上又后悔了,都经历了那么多一起走过来的,互相揭伤疤,戳穿老底,只能是两败俱伤。

金子琪借着响雷声当做没听见,她仍旧语调轻松,帮杨雨辰理了理领子,她将V字领往下拉了一些:“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还害臊?姐妹们都一起着呢,要怕也是他怕,再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李洛寒一直看着金子琪与杨雨辰拌嘴,临出门前却拉住了金子琪:“咱们为了一个皓路,做这些,值得么?”

金子琪回过身来,看着她,她也越来越好看了,而且她还是大明星,她竟然来趟这浑水,说了为了证明姐妹情深,金子琪帮她也理了理头发,她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曾经有人为了我的冰清玉洁舍弃了自己,而现在,我只是去还账而已。洛寒,来之前我就说了,你与我们不一样,随时你都可以退出这个游戏的。咱们没有必要把赌注下得那么大。”

“你还债,我也还债。”李洛寒看了一眼雨辰,“你那把匕首还在的吧,如果有一天皓路这个贱货自甘堕落,到时候请允许我亲手了断了她。”

金子琪看着杨雨辰,杨雨辰点了点头:“好。不过我突然很想笑,做这样的事情,竟然被你们两个修饰得那么崇高。”

金子琪说:“其实这种事情,一个人去做是婊子,三个人一起又变成烈士了。”

三个人于是一起笑了,在电闪雷鸣中,笑得前俯后仰,笑得酥胸乱颤,笑得泪如雨下。

“应该带付麻将的,事后可以打打牌。”

“真正是,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啊……”

“三个大美女,吃得消吗那个诸葛亮,哈哈!”

笑过之后,三个人一起,手拉着手,开门,走到对面的808门前,金子琪伸手,虽然门是虚掩着的,但她还是按下了门铃。做事总要讲究规矩的。

叮咚。叮咚。

清脆的铃声,像是命运在敲门。

 

评论列表

0篇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