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读屏软件的朋友从这里进入QQ空间读屏版 QQ空间无障碍使用帮助,请点击这里 如果您读屏遇到问题?点击这里进行反馈 跳到内容区
如果您看到这个提示,说明QQ空间无法正常打开,请尝试使用空间小助手修复

一心一念一尘缘 -- 腾讯博客

一个不欣赏自己的人,是难以快乐的。http://386935845.qzone.qq.com
[荐] 一次挨打让老爸愧疚了一辈子
          

       和同龄人相比,我父母算是比较民主的。在我印象中,小时候的我很少挨过打。这也不是说明我有多听话、乖巧。在他们看来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情,基本上会给我一些自由空间。这也使得我过了一段最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至今为止,唯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我大约十岁那年,挨过的一次打。这一次的挨打也许是因为有史以来让我感觉最冤枉、也是最莫名其妙挨的一顿打。才会让我过了近三十年还如此印象深刻。当然,这件事对于我老爸来说,同样也是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偶尔,在谈到该不该给孩子实施棍棒教育的时候,老爸还会一脸愧疚地说起我受委屈的那顿打。
     

    记得那一年,我父母因为无法实现两个人同时调动进城工作的原因,不得不接受一个在县城、一个在农村。老妈工作忙,还要带年幼的弟弟,两个孩子肯定是照顾不过来,不得已我选择了跟老爸呆在农村。

    小时候的我,胆子比较大,经常一个人走远路。从镇里走到县城,全程二、三十里路,走的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那时候,谁家里有条件有辆永久牌男式自行车就足以让人眼红了,更别奢望啥女式自行车了,大部分人都只有享受11路车的权利。回想起那会儿的徒步行走,也真困惑,那股劲儿是打哪儿来的呢?全程不休息不说,也没个陪伴的。好像在我的显意识里,压根就想不到会遇上啥坏人,会不会被人拐跑啊、或者被人骗了。坏人应该长啥样,我根本就意识不到。这或许也是因为那时候的人都比较单纯,坏人基本也没机会成长起来吧?

    长时间和老妈分居两地,对于我一个十岁大的孩子来说,肯定是要想的。但平时都要上学,好不容易盼到周末,这心啊,早就飞到老妈身边去了。

    后来,镇上通了车。这下就方便了许多,我的11路特权车也使用不上了。只是,在往来的大运河两端还没有建桥,要想去城里还得过摆渡。就连汽车也得乘船才能过河。

     

    这不,挨到又一个周末。赶了个大早,我拿起昨天晚上就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准备出发去城里老妈那儿。一回头,看老爸还在床上打着呼噜。心里有点犯嘀咕:难不成过了一宿,人还没醒?
        
    就走上前,用手不停的晃,企图晃醒老爸:爸,爸,你醒醒,你醒醒啊,我要去城里找妈妈了。
        
    老爸嘴里哼了哼,睁开眼睛看了看我,也不知道听见没,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下了。
        
    瞧瞧,都经过了一晚上了,房间里的酒味到现在还没散。(这酒就这么好喝么!酒量不大不说,还经不起别人劝酒!)

    反复推挪了几次,我是一点耐心都没有了。又不放心老爸醒来后会怎样,就叫了隔壁的叔叔(那会父母单位都有分配的房子,一般都是一间,拖家带口的会多半间可以做饭的或者和别人共用一处厨房),告诉他我去城里了,一会老爸醒来帮忙告诉一声。而后,拧起装了痰盂的袋子和一只背包,(到现在我还在疑惑,我为啥去老妈那儿要带上一只痰盂呢)好不容易挤上了去县城的车子。(那会儿车子真的很少,错过这一辆就得等上一个小时了,不像现在几分钟就有一趟车)踏上了找妈妈的路程。

    和老妈在一起的时间过得真是快,一晃就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傍晚,老妈把我送上返程的车。在车窗前一再叮嘱我要听老爸的话,要懂得自己照顾好自己。什么时候老妈不忙了就去镇上去看你~说的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场面搞得活像《孽债》中返城的画面。除了揪心还是揪心。我那时好恨这该死的制度,为啥同一地方工作的两人上调进城,不能同时调动?把我父母从城市调到农村,却什么框框都没有?可恨归恨,也只能是心里想想。 

    等我刚回到镇里老爸所在的单位里,刚一进门,老爸就拿起一筹板(过去粮油单位用来计数的工具,类似于签)对着我就是一阵劈头劈脸。我想躲都来不及躲,我往左,这筹板就往左,我往右,筹板往右。我闪开一分,这筹板就更重一分。手下的真是狠哪,这筹板可是竹子做的,打在人身上,你说疼不疼?我可还是个孩子,还是个女孩子啊!疼痛感揪心,这眼泪鼻涕又管不住的汹涌而来。

    不过是一天的时间,我就哭了两次。
        
    一次,是为和老妈的分别。眼前的这次?到底是为了啥挨的打?
        
    这没来由的一顿打,完全把我打蒙了。我到底犯了什么错!

     

    我轰炸开的哭声,把隔壁的叔叔阿姨们引来了。对我就跟她女儿一样的胡阿姨,一把夺过老爸手中的筹子:老范,你怎么把孩子打成这样?往死里打?你怎么下得了手?你不怕把孩子打坏了?
        
    老爸一脸的怒气:你问她自己,这两天都去哪了?啊?
        
    我一边抽泣着,一边往后躲:我去妈妈那儿了。
        
    老爸一边推我,怒气难消:你翅膀硬了,啊?你去哪儿,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你就不知道,我担心你吗?啊?

    我顿时感到委屈,这下哭声更大了:我前天晚上就告诉你了,你喝醉了。我摇都摇不醒。昨天早上走的时候,又跟你说了的,你哼了一声,你还看了我的。我以为你知道了。
        
    这时候,隔壁的叔叔出现了:怪我,怪我,她走的时候跟我说了的,我见你昨天睡了一天,就没告诉你。今早有点事要去办,一直忙到现在,哪知道这一耽搁,酿大错了。害的孩子平白无故挨了打。
        
    老爸见是这回事,当场就悔了。就伸出手来,要过来看看我的伤势。
        
    毕竟是个孩子,受了如此大的委屈,能甘心吗?哪怕再疼,也坚持不肯给老爸看。 

    很快,这事儿被老妈知道了,当晚就请假蹬了自行车,带上弟弟过来看我。掀起衣服看着我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心疼的只管责骂老爸:你这么大的人了,事情不调查清楚就只管劈头劈脸的打孩子,孩子一点错没有,却挨了打!你就知道喝酒!怎么不喝死你的!喝完了酒,又没那个酒量,还不知道推掉,有人灌你几口猫尿,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回来又吐。你把孩子折腾了一夜不说,孩子还得给你清理垃圾。你倒好,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还好意思骂孩子、打孩子!

    老爸自觉理亏,再不多说什么。
     

    经过这件事后,老妈便铁了心要让我跟在她身边,不愿我再受半点委屈。只是,得等她申请的单位里分配的住房落实好后才能如愿。若不然,我没有地方可住。在她的努力下,没多久,我便回了城。

    这一折腾下来,老妈更加坚持了让老爸回城的决心,一有空就往粮食局里跑,要求打申请让老爸回城。办事儿的问理由,老妈理直气壮地回答:孩子无论单方面跟爸爸还是妈妈,都不如父母都在身边,来的完美!

    一年后,老爸得以回城,一家人总算逃离了分居两地的痛苦。

     

    不过自打发生这件事后,老爸开始懂得推托人情酒了,也减少了喝酒的次数。喝酒真的会误事、更会伤害人啊!

    偶尔,老爸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还会一脸的愧疚,说当时真的是被酒精烧糊了脑袋,什么都不记得,既不记得你说的话,也不知道那两天都发生了什么。看见你不见了,就急。急的也想不到问谁。等你回来了,又觉得你让我担心了一场,居然什么都没说就跑了。脑袋一热,拿了东西就打,哪管得上这手下是轻是重啊!可后来,老爸就悔了,你长那么大,都从来都没打过你,怎么那天就下的了手呢?其实当时我的潜意识里想的只是:不管你去了哪里,都要告诉我,不要什么都不说。不要让我什么都不知道。

    如今回想起来,这也是因为发现我不见了的缘故,才急火攻心,事后又不知道做了什么。而经过一宿的宿醉的老爸,压根就没想到他这宿醉居然已经经过了一天一夜。他只知道,我不见了。他找不到我了。

    十多年后,我和老爸老妈一样,面临和老公分居两地的事情。老妈坚持让我去老公那里,并且带上孩子。在她看来,让我的儿子当留守儿童,对他的童年或多或少带来一定影响。也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钱,挣得再多,能代替父母给的关爱吗?而挣钱你不就为了让孩子生活得更好?哪怕再苦再累,也一定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让孩子生活在你的身边。如果当年不是因为老爸老妈工作在两地,可能也就不会让你过得那么让人心疼。这世上,又有什么东西能替代的了完整的父母之爱呢?

        

     图片

    我十五岁时和父母在八宝亭的合影,此时我们已经在城里一起生活了四年多。 

        如今,我自己的孩子也已经长大,我敢拍着胸口说:长这么大,我的孩子我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他。所谓棍棒教育在我们这个家庭里从未出现过。
        个人觉得孩子还是可以跟他讲道理的。至于为什么会有孩子管不住的现象,那得问问你自己小时候有没有
    让他养成良好的习惯,让他自己日积月累的自然成为那个让你不操心的人? 

    图片 

    十三岁的儿子
     
    图片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