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看到这个提示,说明QQ空间无法正常打开,请尝试使用空间小助手修复

用读屏软件的朋友从这里进入QQ空间读屏版QQ空间无障碍使用帮助,请点击这里如果您读屏遇到问题?点击这里进行反馈跳到内容区

      禾刀的一亩三分地 -- 腾讯博客

      贤愚千载知谁是,满眼蓬蒿共一丘http://hedao.qzone.qq.com
      腾讯认证 时评作者,经常在湖北媒体和中国青年报等媒体上发表评论文章。观点新颖、思想深刻。
      [荐] 关注莫言以及其身后的文学生态
        关注莫言以及其身后的文学生态
         
        ■禾刀
         
        北京时间10月11日19点,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 委员会表示,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若即若离的诺贝尔文学奖,总是这般牵动着无数国人的心。在年复一年的失望之余,莫言今秋与诺贝尔文学奖亲密接触的新闻甫一点燃,有着深深诺贝尔情节的国人再度像是被打足了鸡血针——顿时涌现出难以抑制的亢奋。然而,拨开亢奋的迷雾,我们到底该津津乐道于这一奖项,还是深刻反思当下的文学命运呢?
         
        前不久,曾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白鹿原》终于搬上银幕。此片的未映先火,如果考虑莫言经张艺谋搬上银幕《红高梁》的大红大紫,足见严肃文学在浅阅读时代依然可以保持足够旺盛的生命力。然而,类似的经典似乎只属于过去。掩映之下,近年来无论是“茅奖”还是“鲁奖”,最令人关注的往往不是最终脱颖而出的盖世“杰作”,而是弥漫于作品评价过程中的诸多“八卦”传奇。也虽然有少数个别作品经改编成影视作品后,短期内也曾获得过不错的票房或收视率,但很难像早些年的“茅奖”作品那样,真正能够成为一代或者几代人脑海中不可磨灭的印记,甚至点燃文学青年的梦想。
         
        费解的是,尽管一边是传统文学奖项遴选出的作品难以赢得读者,另一边却是以数量计而得出的“中国文学处在最好的时候”的高论。再者,在文学包养创作体制之下,文学最赖以激励进步动力的文学批评之风居然日渐萎靡,甚至有堕落为“红包批评”的迹象。层出不穷的“腰封王”现象,何尝不是当今文学生态最为扭曲的写照之一。
         
        记得几年前,王蒙在与80后作家对话时曾坦诚地指出,80后作家“没有昨天”,一时引得社会深思。王蒙言语中所指的“昨天”是对历史人文的丰富积淀,这是老一辈文学工作者的优长。但是,真正的文学具有强大的包容能量,不仅要积累渊博的历史人文知识,还必须勇于将敏感的触角伸向现实。2010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作家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年造访中国时曾指出,“文学是对现实的批判,是一种变化和变革”,“文学应具备社会意义,不应远离政治,不应远离社会。”由此可见,真正的文学至少不应回避现实,不应回避社会现象,不应缺少独立的思考。这也就是讲,如果我们的文学包括影视等文化载体只能拿历史说事,在戏说与穿越中猎奇,透支或扭曲历史积淀,这些肯定不属于健全的文学生态。
         
        莫言拔得国人头筹擒获诺贝尔文学奖,可喜可贺,但一个奖项并不足以真正反映当前国内的文学生态,也与传统文化古国地位极不相称。相较于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亢奋与喧嚣,我们或许应冷静思考:这到底只是现实文学生态下的偶然特例,还是一个可以复制的良好开端呢?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