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看到这个提示,说明QQ空间无法正常打开,请尝试使用空间小助手修复

用读屏软件的朋友从这里进入QQ空间读屏版QQ空间无障碍使用帮助,请点击这里如果您读屏遇到问题?点击这里进行反馈跳到内容区

      贱人茅道 -- 腾讯博客



      茅道

      [荐] 油头粉面里的乡愁

        K9076稳稳地停在常德站,初秋的风打在身上略有些凉意,将胸前松散的纽扣扣好,越过广场不停拉客的闲杂人等,伸手拦下一辆的士,“到下南门。”

         

        下南门的鸡鹅巷,就在手机一条街背后,长不过百米,自古便是城市中心地带,商业氛围浓郁,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便是常德各类地方风味小吃的聚集地,今天也不例外,大小餐馆林立,当然,更多的则是简陋,甚至破败的各色粉馆。

         

        尽管已过吃早点的时辰,此处人群仍然不少,随意挑了家人最多的店,门脸不过十来个平方,内里只摆了个6张长方桌,所幸不是主干道,门前走道上也摆有桌椅家什来收留我这样的“迟到人士”。

         

        “圆粉,牛肉,加卤蛋。”无须过多言语,片刻功夫,一碗热腾腾的牛肉粉就端到你面前,牛肉炖得酥烂,汤汁浓郁,米粉爽滑……只有街边的无名小店才能出品这样简单却用心的小吃,尽管相去不过数百米便是著名的米粉特色餐饮企业“壹德壹”的分店,可规模化经营的米粉店只是不谙世事的90后凑热闹的地方,或者忽悠外地人的所谓“地方特色”,真正的“特色”或曰“味蕾上的乡愁”,必须是这样满是人间烟火气息的鸡毛小店。

         

        吾友南宫浩,星城知名吃货,盘点省城长沙的早餐,以“油(条)()头(米)粉(碱)面”称之,将之移植到常德人念兹在兹的米粉身上也未尝不可。

         

        油是猪油,下粉前已和各式调味料码放在碗中,一瓢熬得酽酽的骨头汤当头浇下,隔好远都闻得到香味。

         

        头是浇头,也叫码子,浇淋在下好的米粉之上,各式菜蔬肉食均可做成码子,当然,知名度最高的还是牛肉码,上好的黄牛肉,汆出血水后略炒,而后加数十种各色香料,熬煮一个晚上方有醇香浓郁的口感。

         

        粉是米粉,必须是鲜榨现制的,色白、柔韧、圆润,口感爽脆又不失嫩滑。在外地,经常有人在得知我是常德人后故作聪明地来一句,“吃(音七)圆的,吃扁的”,其实这都是以讹传讹,常德人所说的粉通常指圆粉,在外地被称为扁粉的东西,一概称为米面。

         

        面分两种,一种是前已提到的米面,另一类则指碱面,色泽淡黄,嚼劲十足,通宵之后来一碗干腌面最为解乏提神。

         

        按说以上这些操作程序或曰食材都不难置办到位,可我在离家十余年,硬是没在常德以外的其他地方尝到这种美味,只有短暂回乡停留过程之中,才会与记忆中的美食来一次全方位的亲密接触。

         

        有传言说常德的米粉之所以好吃,是因为这种鲜湿米粉只有常德才能生产,甚至将之归因于水质因素,我却总觉得这种南橘北枳式的神奇在一个交通便利的现代社会太过扯淡。

         

        以我个人的感觉而言,之所以在外地觉得挂着家乡旗号的粉面没有在家吃的那般美味,排除食材选择和掌勺师傅个人水平的因素之外(或许跟你在家乡吃的口感略有差距,但那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人的味觉系统不会精密到那个程度),更多的是缺乏那种在你血脉深处绵延数十年的情感,那种离家日久而愈是浓烈的乡愁。

         

        就好比现在,我呼啦啦吃完一大碗牛肉米粉,抹抹嘴边的油汁,太阳明晃晃地悬在头顶,整个人都有些眩晕,一个饱嗝从肠胃深处惬意地涌向口腔:这才算是到家了!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