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看到这个提示,说明QQ空间无法正常打开,请尝试使用空间小助手修复

用读屏软件的朋友从这里进入QQ空间读屏版QQ空间无障碍使用帮助,请点击这里如果您读屏遇到问题?点击这里进行反馈跳到内容区

      娃娃的素年锦时 -- 腾讯博客

      爱上小地方,我的行摄分享http://149002396.qzone.qq.com
      空间主人的形象


      [荐] 大理诺邓古村:火腿的香艳时光
         

        网上关于诺邓的资料好少,花了两天两夜写下的四千字,大家不要来偷我的东西哦,至少,得注明个“七月娃娃”的名字呀。。。
        洋洋洒洒几千字,希望大家不会看的眼花,若觉得眼花,就先往下拉看图片吧。
        但还是期盼大家对我辛苦码字有一些回应,最后跟我一样喜欢上这个地方。
        更多分享欢迎关注新浪微博:@七月娃娃
        娃娃的行摄分享微信:bbe_wa 


         

        诺邓:时光的印记

        /图:七月娃娃

         

        去了那么多次大理,念念不忘的仍然是诺邓,自从《舌尖上的中国》提到了这个古村落之后,诺邓的人气似乎高了起来,但是让我感觉欣慰的是,她没有因此而成为火爆热门的旅游景点,当我踏足这个古村落的时候,我还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的脚步惊扰了这里沉静的时光。

         

        静待时光的沉淀

         

        这是一个位于深山中的古村落,地处云龙县城,因为距离大理有一段距离,所以不经常被人提起,也少有游客踏足,“诺邓”这个名字,据说从唐朝一直沿用到现在,之后便没有更改过,连名字都已经那么久远,时光已经在这里沉淀。诺邓因为盐巴而出名,根据当地传说,盐卤最初的发现者就是姓氏为诺和邓的牧民,也有学者认为,诺邓(lao de)是白语,意思是“虎儿”,是远古时期对虎的图腾崇拜,也是氏族的名称。

        从大理的兴盛汽车站买车票到云龙,由于最近天气不好,下雨导致道路经常塌方,平时只要三个小时车程的路途,走了将近四个小时,但是一路上都是风景,随手拿着手机拍下,定格下来的都是一幅美丽的画面。在遇到塌方之处,车子停下来,我们下车,路边的野花向我们招手,远处袅袅炊烟,塞车似乎变成了一种错误的美丽。

        我感觉我与诺邓是有缘分的,这种缘分流淌在心间,是对这里的一份期待,当然也包含了自己这个地方的留恋。车子抵达云龙县城,在乘客寥寥无几的候车厅里,排队买回程票,却被告知第二天的票已经售罄,失望之余,却有一个小伙子气喘吁吁地跑来退票,正好是两张,我们都喜出望外,忽然觉得一下子紧张起来的气氛疏散开来,云龙真好,是因为在这样一个黄金假日里,它没有因为利益所趋,增加班车的班次来吸引游客,任凭外边的人怎么折腾,它一如既往保持着自己的脚步,以缓慢的节奏而存在着。

        对于大理这个地方我有太多的念想,来了多次,每次总是有不少的收获,第一次来时因为火把节,第二次来为了传说中的双廊,第三次来,去了遥远的沙溪古镇,这是第四次了,为了诺邓,我一点都不畏惧长途漫漫。后来发现,这样的期盼和付出都是值得的,诺邓没有让我失望,即便是在国庆黄金周期间,这里仍然保持着应有的属于乡村的宁静,只是过道里多了几声游客的赞叹的声音,小巷子里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在这之前,竟然没有听闻过这个在历史中非常著名的滇西北千年古村,偶尔在朋友赠送的《大理旅游》杂志中,看到诺邓的身影,被它的悠长的石梯吸引,我发誓,我一定要在最近的时间里,去到这个地方。

         

        住下来,听听夜晚的声音

         

        只要是我认定了想去的地方,就一定会想办法在那里停留一个晚上,至少一个晚上。你若不为它停留,你将失去了解这个灵魂的机会。在网上预定客栈,没想到只能预定到云龙县城的酒店,我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感到失望,相反,我却是一阵惊喜,这个地方既然订不了客栈,必定是因为客栈少的缘故,我对诺邓更增添了一份期盼。后来在百度查找到更多消息,才找到一家客栈的老板的电话,联系了好几次,最后敲定下来,订了一间家庭套间。

        从云龙客运站出来,门口都是前往诺邓的面包车和三轮车,为了感受一下坐三轮车的颠簸的乐趣,我们拒绝了面包车的舒适,花了20块钱坐上了杨师傅的车子。一路的水泥路和石头路相间,二十分钟左右到达了诺邓古村,第一眼看到这个古村落的时候并没有让人惊艳的风景,一路上稻穗飞扬,乡土的感觉扑面而来,到达村口的时候,是几个简单的档口,档口摆卖一些饮料,让我感觉好奇的便是那一条条看起来已经发霉的火腿,和摆放整齐的盐巴。

        我把客栈的地址告诉杨师傅,他热情地帮我把行李拎了上去,我们跟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感叹,一路都是石梯,梯子有的陡峭有的平缓,但是,就是那弯弯曲曲的千回百转,已经让我目不暇接了,忘记了走过几个巷口,也忘记了经过多少座土坯房,直到我们都开始喘气,才听到杨师傅回过头来说一声“到了”。放眼望去是一条弯曲的小道,道路两旁是青翠的树木,树上挂着红灯笼,灯笼上写着醒目的“诺言”的字样。

        一座四合院的房子呈现在眼前,推开门,看见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过来询问。做好登记,才知道这几个女孩原来是国庆放假来这里采风的,顺便帮老板看房子,多么有意思的留宿。房子在二层的阁楼,走过一个天井,经过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厅,我们终于见到了房间。木质的窗户敞开着,紫红色被褥,仿佛穿越了时光,窗台上插着九尾草,迎着微风摇曳着,窗外,是一片菜地,菜地的尽头,有马儿在吃草。

        我喜欢客栈,是因为单单是在客栈里,就可以呆一天,消耗光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在大厅的躺椅上躺下,看一本介绍诺邓的地理书,又或者跟老板要一点茶叶,泡一壶茶,摇着椅子,渐渐入眠,听着外面虫子的声音,做一个关于远走他乡的梦。傍晚的时候,在客栈里搭伙食,厨房里飘来阵阵香气,来自四方的游客纷纷从外面回来,就如回到家里一般,毫不客气地围坐在小木桌旁,开始聊起各自对诺邓的美好印象,开始诉说自己的旅途生活。家常炒菜,当然也少不了诺邓火腿炒土豆,在说笑谈话中,时间定格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傍晚,当诺邓的村子炊烟四起的时候,我们本来互不认识,却做着同样的事情。

         

        历史在这里停驻

         

        在诺邓这个小村子里,是能听到历史的声音的,因为村子隐藏在深山中,基本还保持着原始的状态,尽管因为中央电视台的宣传而增加了它的知名度,一些客栈在近年应运而生,但是即便如此,也并没有改变这里太多。

        云龙县属于白族自治县,所以诺邓被冠于“千年白族村落”的美称。虽然诺邓因交通不便而有点闭塞,但这并不影响这里淳朴的民风,在诺邓流传这一个故事,从前,每天街市结束,屠户们不会把没有卖完的肉拿回家,而是将剩肉挂在肉市旁的一棵大树上,待第二天开街取下来接着出售。即便再穷,谁也不会擅自拿走树梢上的肉,还会帮忙照看。有一天夜里,一只豹子从林子里跑出来,爬到村上偷肉吃。这时,从旁经过的村民帮忙大喊了一声,那只偷肉吃的豹子竟吓得从树上滚下来,摔死在青石铺就的村道上。

        我们在上山的时候,路遇一个小女孩的家,女孩在自家门口卖盐巴和火腿,也卖一些自己种的苹果核桃子。看到我们,轻声细语地跟我们介绍她家的盐巴和火腿,但看我们都没有要买的意思,便转而推荐自己的水果,我看她那纯真质朴的摸样,就帮衬了,买了三个苹果,后来她觉得不好意思,又送了我们两个桃子,多可爱善良的小女孩。

        从元朝以来,诺邓便形成了20多个姓氏,这里的人们分别来自江西、河南、江苏、福建、四川等地,也算是一个客居之地,许多落籍诺邓的姓氏,先人原来都是到此出仕为官的,这其中还包括大理王族的后裔。古时候的诺邓文风盛行,走出过不少“滇中儒士”,即便到了现在,村民仍旧对提升文学修养十分看重。在村屋里,可以看见张贴着的写得苍劲有力的对联和颇有才气的诗词,这个小小的村子里,似乎蕴藏着一种历久弥新的儒雅之气。诺邓虽为山村,却建有文庙,建筑风格气势巍峨,可见这里的人们对文化的敬仰。也正因此,这个偏远的小山村,积累了很多文艺的气息,即便是小石梯上到处散发着牛粪马粪的味道,仍然无法磨灭这里历史的痕迹,有历史的地方,是沉重又悠远的。

         

         

        盐马古道上的重镇

         

        从村口沿着石梯拾级而上,会经常碰到迎面而来的马匹,我们居住的诺言客栈,推开窗子,外面便看到马儿在悠闲得吃草。云龙县早在西汉时期就已纳入中央政府的版图,古时候云龙的井盐不但要供给滇西各地,而且远销东南亚各国,于是马儿成了重要的运输工具。如今的诺邓,几乎每户人家都养马,还有些依旧靠驮运货物赚钱,从这些马匹身上,依稀可见过去马帮的影子。村子里有个叫“古宗坪”的地方是藏族的马帮驻足的牧马处,村子东北山麓有个场地名叫“回民坪”的是当年回族商队马帮、牛帮常驻之地。当年盐商盛行的时候,马儿去时驮盐,回时驮米,“万驮盐巴千石米,百货流通十土奇。行商坐贾交流密,芒铃时鸣驿道里。”曾是每个诺邓人的骄傲。

        除了是有名的盐马古道上的重镇之外,诺邓白族古建筑被誉为活化石。这次到诺邓来,便在客栈里遇到几个专门做建筑设计的朋友,他们感叹,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些保存完好的未被休整开发过的历史的印记。诺邓四面环山,房子依山而建,村民祖祖辈辈就这样聚居在斜度为70度的陡坡上,建造了十分有特色的民居。保存完好、古色古香的院落在诺邓多达上百个,听着马儿的铃铛声,走在古老的石道上,步入“三坊一照壁”的四合院中,让人恍如隔世。而诺邓大多数客栈,都是居民的老房子改建的,建筑格局完全没有改变过,这也是我非要在这里住一个晚上的理由,哪怕晚上没有热水洗澡。

        说到盐和诺邓火腿,大概这就是大多数人多诺邓的唯一印象,《舌尖上的中国》让诺邓火腿一夜之间风靡全国。诺邓火腿之所以别具风味,是得益于“大自然的馈赠”。在诺邓,温润的气候最适合对火腿进行发酵,村子里的人们大多以玉米、大豆等食物喂养猪,产出的猪膘肉不仅肉质细腻、而且油脂薄、瘦肉多,口感十足。而诺邓火腿之所以好吃,是因为腌制火腿的盐巴,盐是腌制诺邓火腿的关键,诺邓盐是从村里的一口千年盐井里熬制的,口味清淡,熬出来的盐巴含钾,不含碘,用千年盐井的盐腌火腿,口味会很鲜美不会发苦。每年的冬至到大寒,是制作火腿的最佳时机。做好的火腿,看上去有点发霉,炒起来确实异常鲜美,据说放置到一定年限的火腿甚至可以生吃。

         

        在诺邓小住的一晚,夜晚非常安静,在天井,抬头能望见点点星空,沉沉入睡到第二天天亮。坐上三轮车奔赴太极八卦村和天池,虽然留在诺邓的时间是短暂的,但这里的古朴和原始却让我久久回味。这几年去了不少地方,能让我念念不忘心中牵挂的不多,诺邓却是其中一个。我们的车子返回云龙县城,大街上人影重重,原来在客运站对面便是一个小集市,牲畜满地走,然后便瞧见卖诺邓火腿的生意人,呈黑色的火腿散落在地上,让我感慨,我这是还没离开就已经开始怀念了,在诺邓的一天一夜,恍若历经了四季,又恍若经历了一个梦境,于是在心里盘算,何时再故地重游了。

         
         

         

         

         

         







         

         

         

         

         

         

         

         

         





         

         



         





         







         





         



         





         

         

         









         



         

         

        请用Ctrl+C复制后贴给好友。